外泌體組成之秘密大曝光
欄目:最新研究動態 發布時間:2019-06-12
外泌體的組成得到了越來越多的深入,本次我們將要探究外泌體組成的最新進展——Annexin A1如何作為細胞質膜微體的標記物來區別內體的外泌體……

隨著科學家對外泌體這一火熱名詞的不斷探索,外泌體的組成得到了越來越多的深入,本次我們將要探究外泌體組成的最新進展——Annexin A1如何作為細胞質膜微體的標記物來區別來自內體的外泌體。

參考文獻:Jeppesen, D. K., Fenix, A. M., Franklin, J. L., Higginbotham, J. N., Zhang, Q., Zimmerman, L. J., and Fissell, W. H., et al., (2019). Reassessment of exosome composition. Cell, 177(2), 428-445.

好的,下面我們以外泌體作為第一主人公來展開本次的主題。

哪一個商業帝國不是每年舉行一次見面會,既可以鞏固地位也可以用來拉攏各方勢力,我們外泌體商會怎能總是如此低調?所以,我提議,舉辦一次全體成員都可參加的見面嘉年華細胞外囊泡(EVs)中的小個子sEVssamll extracellular vesicles)信心,滿滿的說道,眼角還流露出異樣的光。

一時間會議室里議論紛紛,前些天小RNA和科研黨的大戰才剛剛停息,它就要搞什么見面嘉年華,什么陰什么謀?

大個子LEVsLarge extracellular vesicles)挺著大腹便便的肚子就站起來了,此時舉辦嘉年華不太合適吧,不過我們確實很久沒聚過了,不如辦一場小型的圓桌見面會,如何?

如此,也好

 

201944日,見面會如期舉行。但場面之宏大無人不驚。

“sEVs,你什么意思?這就是你所謂的小型見面會?全國的媒體都來了不說,連RNADNA都來了也算了,但連Annexin A1(膜聯蛋白)這種小嘍啰什么時候都配和我一桌吃飯了嗎?還有你身邊那個戴面具的小白臉,又不只是你從哪里撿回來的玩意!” LEVs一臉慍怒的質問。

然而出乎意料的是,sEVs毫不生氣地不緊不慢的走開了,嘴角似乎還有一抹詭異的笑。現在就發怒還早著呢,待會我還會送一份大禮,等著吧。

 

女士們,先生們!下面是來自DKO-1細胞系和膠質母細胞瘤細胞的新生代的sEVsLEVs們,他們會為我們帶來一場外泌體的功能盛宴

看,經過高分辨率密度梯度離心,sEVs依然穩定存在,NVnon-vesicular compartments)他們怎能與之相較,乖乖的站在一邊吧!

哇!居然是液質連用和RNA-Seq測序的考驗,好難啊,不過我相信sEVs肯定可以完成任務的,虐的NV連渣都不剩

啪啪!打臉好疼。NV比外泌體捕獲了更多的蛋白質和RNA,一直不都是認為很多蛋白質和RNA都存在于外泌體中嗎,怎么會出現相反的結果?一定是誤會,成績榜單呢?sEVs不能接受這個事實,大鬧要看成績榜單。

成績榜單:

RNA結合蛋白方面,Argonaute 1-4, GAPDH,糖酵解酶, 細胞骨架蛋白及與外泌體生成有關的RAB GTPase都沒有在外泌體中檢測到。

sEVs不甘心,提出用Annexin A1作為細胞質膜微體的標記物,因為通過改變密度梯度離心的組分然后結合SIMStructured illumination microscopy)成像,用來區別經典的外泌體有奇效。

然而最終的結果依舊出乎意料,雙鏈DNA和組蛋白定位于CD63LC3B陽性的內吞自噬融合體中,并且能夠出現在細胞質膜的部位。

這一結果讓在座所有人都反應不及。全場靜悄悄······

那個戴面具的小白臉,悠然發聲:“Argonaute 1-4和細胞骨架蛋白的分泌不依賴與外泌體,并且活性DNA分析的釋放同樣不依賴與外泌體,靠的是內吞自噬融合體介導的途徑。還有一個意外之喜,Annexin A1可作為細胞質膜微體的標記物用來區別來自內體的外泌體。”

小白臉揭下面具,赫然是NV你們外泌體霸占這一功勞多年,今天我只不過是還大眾一個真相罷了! 哼哼哈哈哈······”

 

本文圖解

1 本文主要思路的圖片詳解,摘自上述參考文獻


相扑君的逆袭在线客服